信州FM
信州FMモバイル




れた夢幻

■在對方的青春年華裏留下印跡(10-13 12:01)


你的存在,讓我經歷冰火兩重天;你的存在,讓我看到了人間的真善美;你的存在,讓我感受到愛情的純潔與美好;你的存在,讓我對文字的愛又續寫了自己心中輝煌的一頁。


離開的時候,你不說一句話,默默這樣走了,給我留下最永恒的美麗,最難以忘懷的時光。悄悄你走了,正如我悄悄的來了,你悄悄的離開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你的離開,給我留下了許多美麗的雲彩,在雲彩的那頭,是你俏麗的身影,是我們共同的文字年華,是我們最美的時光。在雲彩的這頭,是我對你不變的依戀和不悔的懷念。


我們的愛情正如你留給我的一句話:我們是彼此的“鄉愁”,雖然分離,但仍然是彼此的牽掛。


昨天,一個很不怎麽樣的同事,無意中說了一句話:“我這個人並不壞。”不知道為什麽這樣的話會從他的口裏說出來,盡管不知道原因,可是還是有些吃驚,原因在於,他已經七十來歲,按道理說應該是有著一點兒正事的人,也應該是做著一點正事的人,可是,卻從來就沒有做過“正事”;而且,從來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;而且,更為重要的是,如果你想要做事情,很有可能必須是經過他的同意,否則就很有可能會被他拽著後腿;幹不成,或者是幹不好,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;如果是幹好了,或者是幹成了,就會出乎意料;而且,也會成為他的功勞,也會讓他得意洋洋。可是,他的功勞在哪裏?


這讓我想起了很多年以前的一件事情。當時,有幾個同單位的人正在一起聊天,而我只是在旁邊聽著而已。因為我是對這幾個人都是十分熟悉的,也可以說是很了解的,才有機會做一個旁聽者。他們站在一起聊天,其中的一個人因為做了很多不得人心的事情,也知道很多人對他都是有著意見的,也知道很多人都恨不把他踩在腳下,直接把他踩死,從這一點就可以判斷這個人做了什麽,為人怎麽樣。如果這個人會拍著領導的馬屁,很有可能領導也會護著他的。但是,問題在於他並不會做人,也就是說他不會拍著領導的馬屁,所以,很多時候,這些人當面就可以指責著他的是非;而且,巧合的是,這個人當時也說了一句話,和那個七十來歲同事所說的話很吻合:“我這個人並不壞。”當時,另外的幾個人中的一個,很不客氣地對他說,“對,你不壞,就是天生缺德。”這句話咽的他半天說不出話來,也不知道應該怎麽說。


當這個做人很不怎麽樣的同事說了這句話“我這個人並不壞”的時候,我就很想把這句話送給他,就是“對,你不壞,就是天生缺德”的這句話。一個年近七十來歲的人,整天好事沒有,就想著怎麽琢磨別人的人,還要讓別人同意他的說法,憑什麽?難道別人都傻子?都笨蛋?世界上就只有他一個人是聰明人?既然別人都是笨蛋,想要這些笨蛋說什麽?怎麽說?可是,轉念之間,覺得他說的有道理的。很多事情,很有可能都是他無意中做的,他也只是想要做自己的事情而已,並不是想要壞著別人;用一句直白一點的話說,就是天生如此。再用更直接的一點話說,就是天生缺德,沒有辦法進行著改變。這一點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可是,畢竟他是生存了七十來年的人,怎麽可能會白活著?所以,很多時候,他都讓領導相信他的話,也和領導搞好關係。這就使他站在了有利的位置上,因為無論他做什麽,都是正確的,領導都會支持他的。即使是他是錯的,領導也會視而不見地支持著他,讓他處於不敗之地。


心眼不壞,就是缺德,是很好地詮釋了這個七十來歲同事的行為的。有時候,很看不慣他的行為的,但是,也不可能會做什麽;有時候是很憤怒的,可是也沒有反駁什麽。因為如果爭執起來,很有可能他會一下子昏倒在地,這個時候就說不清道不明了。還有,領導在作偽證,真到了那個時候,就算是渾身是嘴也會說不清楚的。領導作偽證,也不是不可能會這麽做的。所以,也只能是忍氣吞聲而已。而更為重要的一點是,他自己睡了自己的兒媳婦都可以隨隨便便地說出來,還有什麽不可以說出來?而且,這樣的事情,也不是他一次兩次說出來的,而是很多次說出來的,也讓很多人知道了。一個人心眼不壞不要緊,缺德也不要緊,即使是缺了大德,或者是缺了八輩祖宗的德也不要緊,要緊的是閉上嘴巴,不可以說出來的。可是,卻有人說了出來,這讓我感覺到由衷的佩服,而且是五體投地的佩服。





コメント(0)・トラバ(0)

前へ 一覧へ


信州FMモバイルトップ
(C)信州FM